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古文典籍 > 《詩經》在線閱讀 > 正文 國風·邶風 國風·邶風·旄丘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詩經》 作者/編者:佚名

國風·邶風·旄丘更新時間:2019-02-25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譯文

旄丘上的葛藤啊,為何蔓延那么長!衛國諸臣叔伯啊,為何許久不相幫?

為何安處在家中?必定等人一起行。為何等待這么久?其中必定又原因。

身穿狐裘毛茸茸,乘車出行不向東。衛國諸臣叔伯啊,你們不與我心同。

我們卑微又渺小,流離失所無依靠。衛國諸臣叔伯啊,充耳裝作不知道。

 

注釋

邶(bèi):中國周代諸侯國名,地在今河南省湯陰縣東南。

旄(máo)丘:衛國地名,在澶州臨河東(今河南濮陽西南)。一說指前高后低的土山。

誕(yán):通“延”,延長。節:指葛藤的枝節。

叔伯:本為兄弟間的排行。此處稱高層統治者君臣。

多日:指拖延時日。

處:安居,留居,指安居不動。

與:盟國;一說同“以”,原因。

何其:為什么那樣。

以:同“與”。一說作“原因”“緣故”解。

蒙戎:毛篷松貌。此處點出季節,已到冬季。

匪:非。東:此處作動詞,指向東。

靡:沒有。所與:與自己在一起同處的人。同:同心。

瑣:細小。尾:通“微”,低微,卑下。

流離:轉徙離散,飄散流亡。一說鳥名,即梟或黃鸝。

褎(yòu):聾;一說多笑貌。充耳:塞耳。古代掛在冠冕兩旁的玉飾,用絲帶下垂到耳門旁。

 

鑒賞

此詩脈絡清晰,遞進有序,《詩經傳說匯纂》引朱公遷所謂“一章怪之,二章疑之,三章微諷之,四章直責之”,將其篇章結構說得清清楚楚。

詩一開頭,借物起興,既交代了地點和季節,也寫了等待救援時間之長。黎臣迫切渴望救援,常常登上旄丘,翹首等待援兵,但時序變遷,援兵遲遲不至,不免暗自奇怪。不過由于要借衛國救援收復祖國,心存奢望故而尚未產生怨恨之意。

第二章緊承上章“何多日兮”而來,用寬筆稍加頓挫,“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通過自問自答的方式,黎臣設身處地地去考慮衛國出兵緩慢的原因:或者是等待盟軍一同前往,或者是有其他緣故,暫時不能發兵;用賦法代為解說,曲盡人情。

第三章“狐裘蒙戎”一句緊扣上兩章,說明自己客居已久而“匪車不東”。黎臣已經有所覺悟,“我有亡國之狀,而彼無憫恤之意,我有恢復之念,而彼無拯救之心”(《詩經傳說匯纂》引鄒泉語),知道衛國無意救援,并非是在等盟軍,或者有其他緣故。因幻想破滅,救援無望,故稍加諷諭。

第四章用賦法著意對比,黎臣喪亡流離,衣衫破弊,寄居他國,凄涼蕭索,而衛國群臣非但毫無同情心,而且袖手旁觀,趾高氣揚。詩人有些出離憤怒了,他批評衛國群臣裝聾作啞,見死不救。詩人通過雙方服飾、神情、心態的比較,黎臣徹底痛悟,不禁深感心寒,于是便直斥衛國君臣。

 

此詩作者雖然寄人籬下,但詩意從委婉地詢問的口氣到直指衛國統治者不同心同德的嘴臉,寫得很有骨氣。▲

上一章 返回簡介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广东26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