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傳記 > 《林彪的這一生》在線閱讀 > 正文 林彪的這一生 - 第一部分 第4節:我要陪著朋友一起坐牢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林彪的這一生》 作者/編者:少華 游胡

第4節:我要陪著朋友一起坐牢更新時間:2018-10-21

 這名警官喝斥道:“憨包,滾開!你他媽不知天高地厚,到這兒喊冤叫屈來了,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長官,”林育英仍然彬彬有禮地央求道:“你們要是不肯釋放我的朋友,那么,就請把我也關起來吧!”

“為什么?”警官不解。

“我要陪著朋友一起坐牢,分擔他的一些苦難。”林育英雖然說了許多的好話,流了許多眼淚,但他的朋友還是沒有得到開釋。他的所有努力都白費了。

“這些狗雜種,是不能用眼淚和央求打動的,要用武力來打倒。”林育英告誡林彪說。

林育南一反往常剛毅、嚴肅的神情,變得十分細心、周到。他親自為林彪整理行李,忙著給廣州的熟人、朋友寫信,托他們照顧好第一次出遠門的林彪。

臨行前,林育南抄錄了一首著名女革命家、“鑒湖女俠”秋瑾所寫的《赤壁懷古》送給林彪:

潼潼水勢響江東,

此地曾聞用火攻。

怪道儂來憑吊日,

岸花焦灼尚余紅。

林育南語重心長地對林彪說:“秋瑾,一位婦女尚且能夠馳騁沙場,為推翻清廷奮斗至死。我們七尺男兒更要奮發圖強,有所作為。”

林彪對送行的林育南說;“大哥,你放心。此去黃埔,投筆從戎,我一定好好干,不為人龍,便為人蟲。”

林彪從此告別了父親林明卿、哥哥林慶佛和弟弟林育黎,也告別了堂兄林育南和林育英,踏上了他的軍旅之路。

二黃埔從軍

在“日月雙璧”庇護下,黃埔四期生林彪表現如何?有人譽之為“軍校之鷹”,有人認為“比較平庸”。

“彪決心從軍征戰,難免有個三長兩短,豈不誤汝青春?”林彪寫下一紙退婚書。

喋血潮汕,彷徨庾嶺。南昌起義失敗后,林彪產生動搖離隊思想,陳毅勸他做“經過失敗考驗的英雄”。

林彪走出了回龍山。

1925年冬,喧囂的廣州城粵華路楊家祠中共廣東區委機關外來了一位瘦削的青年。他風塵仆仆,滿面倦容,背著一個藍花布包袱,操著滿口濃重的湖北鄉音。這位青年在門外躊躇了一陣,隨后跨門進來,在會客單上填下一行文字:“林彪,十八歲,湖北黃岡人。求見惲代英、肖楚女先生。”

門衛認真地盤問了青年一番,才指點他往里走。

林彪千里孤行,只身一人來到廣州,按照堂兄的吩咐,來找林育南、林育英的好友惲代英、肖楚女。在他們的幫助下,林彪順利地考入了黃埔軍校第四期,編入步科第二團第三連學習。

“黃埔陸軍軍官學校”坐落在廣州黃埔島上,它是大革命時期國共兩黨合作創辦的軍事政治學校。軍校為國共兩黨培養了大批軍事人才,他們當中的絕大部分人日后成了統率千軍萬馬的將領。他們高唱著“以血灑花,以校為家,臥薪嘗膽,努力建設中華”的校歌入校,懷著“同學同道,樂遵教導,始終生死,毋忘今日本校”的信念離校。然而,殘酷的現實,變幻的政治風云把他們分成了兩個敵對的陣營,相互展開了綿延22年的生死搏斗。這是黃埔軍校的不幸。

林彪入校受訓時,黃埔軍校已經畢業了三期學員。到林彪所在的第四期時,軍校的經濟條件雖然有所緩解,但還是捉襟見肘,十分緊張。學員按步兵、馬兵、炮兵、工兵、輜重、政治各科分編成隊,散駐在蝴蝶崗等地。整個軍校,除一間俱樂部是青磚瓦房外,教堂、宿舍、伙房、廁所都是草房。軍校學員每人發兩套軍裝、兩件襯衣、兩雙布襪、三雙草鞋和一條武裝帶。學員以集體生活為主,每星期放假一天,可以自由活動或請假外出。黃埔軍校參照日本士官學校教學內容,講授《戰術學》、《兵器學》、《筑城學》、《地形學》、《軍制學》、《交通學》和《實地測圖》等課程,此外還進行單兵動作、連排營行軍、平戰中的聯絡等訓練。葉劍英是當時黃埔軍校最有聲望的戰術教官。

林彪經過了從私塾到高中的系統學習,文化基礎較好,人又聰明,因此,他的各科成績在考評時均為“優良”,而且由于他肯動腦筋研究戰術問題,深受一些軍事教官的青睞,同學們不無妒嫉地稱他為“軍校之鷹”。這只“軍校之鷹”不畏繁重的課堂課程,就怕野營拉練和早典。因為林彪耐力很小,體質虛弱,適應不了大運動量、長距離的訓練。

按照軍校的慣例,每天雄雞鳴白時,只要不是雨天和雪天,全校各科各連的學生,都要圍繞黃埔島公路列隊跑步。繞島一周,大約有十五公里的路程。一天,素以嚴厲著稱的鄧演達教育長到校視察,全校學員早典跑得又快又齊。突然,步科三連的方陣中有一個學員“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整齊的隊形被打亂了。鄧演達疾步攙起這名撲倒在地的學員,大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啦?”

這名學員滿臉羞色,難過地說:“報告教育長,我叫林彪,剛才吃不消了。”

“停止跑步!便步走!”鄧演達告訴值星官:“跑步要兼顧學員體力,逐漸增加路程,不可硬來。體弱多病者應視情況分別對待。”

黃埔軍校的早跑,既是一種紀律的約束,又是鍛煉身體的好方法。日積月累,持之以恒,林彪也逐漸適應了這種馬拉松式的早跑,體質漸漸增強。到后來,身體雖然仍舊那樣瘦削,但已經煉成了一副經得起摸爬滾打的筋骨。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广东26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