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經典 > 《而已集》在線閱讀 > 正文 擬豫言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而已集》 作者/編者:魯迅

擬豫言更新時間:2018-12-18

 ——一九二九年出現的瑣事

有公民某甲上書,請每縣各設大學一所,添設監獄兩所。

被斥。

有公民某乙上書,請將共產主義者之產業作為公產,女眷作為公妻,以懲一儆百。半年不批。某乙忿而反革命,被好友告發,逃入租界。

有大批名人學者及文藝家,從外洋回國,于外洋一切政俗學術文藝,皆已比本國者更為深通,受有學位。但其尤為高超者未入學校。

科學,文藝,軍事,經濟的連合戰線告成。

正月初一,上海有許多新的期刊出版,(2)本子最長大者,為——

文藝又復興。文藝真正老復興。宇宙。其大無外。至高無上。太太陽。光明之極。白熱以上。新新生命。新新新生命。同情。正義。義旗。剎那。飛獅。地震。阿呀。真真美善。……等等。

同日,美國富豪們聯名電賀北京檢煤渣老婆子等,稱為“同志”(3),無從投遞,次日退回。

正月初三,哲學與小說同時滅亡。

有提倡“一我主義”者,幾被查禁。后來查得議論并不新異,著無庸議,聽其自然。

有公民某丙著論,謂當“以黨治國”(4),即被批評家們痛駁,謂“久已如此,而還要多說,實屬不明大勢,昏憒胡涂”。

謠傳有男女青年四萬一千九百二十六人失蹤。

蒙古親近赤俄,公決革出五族,以僑華白俄補缺,仍為“五族共和”,各界提燈慶祝。

《小說月報》出“列入世界文學兩周年紀念”號,定購全年者,各送優待券一張,購書照定價八五折。

《古今史疑大全》(5)出版,有名人學者往來信札函件批語頌辭共二千五百余封,編者自傳二百五十余葉,廣告登在《藝術界》,謂所費郵票,即已不貲,其價值可想。

美國開演《玉堂春》影片,白璧德教授評為決非盧梭所及。(6)有中國的法斯德(7)挑同情一擔,訪郭沫若,見郭窮極,失望而去。

有在朝者數人下野;有在野者多人下坑。

綁票公司股票漲至三倍半。

女界恐乳大或有被割之險,仍舊束胸,家長多被罰洋五十元,國帑更裕。

(8)有博士講“經濟學精義”,只用兩句,云:“銅板換角子,角子換大洋。”(9)全世界敬服。

有革命文學家將馬克思學說推翻,這只用一句,云:“什么馬克斯牛克斯。”(10)全世界敬服,猶太人大慚。

新詩“雇人哭喪假哼哼體”流行。

茶店,浴堂,麻花攤,皆寄售《現代評論》。(11)赤賊完全消滅,安那其主義將于四百九十八年后實行。(12)

----------------------------------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八日《語絲》周刊第四卷第七期,署名楮冠。

(2)關于當時出現的一些期刊,作者稍后在《“醉眼”中的朦朧》一文中曾說過:“舊歷和新歷的今年似乎于上海的文藝家們特別有著刺激力,接連的兩個新正一過,期刊便紛紛而出了。他們大抵將全力用盡在偉大或尊嚴的名目上,不惜將內容壓殺。”(見《三閑集》)可參看。

(3)關于美國富豪稱北京撿煤渣老婆子為“同志”,參看本卷第548頁注(2)。

(4)“以黨治國” 蔣介石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為實行反共反人民的獨裁統治而提出的口號。他在一九二七年四月三十日發表的《告全國民眾書》中鼓吹:“我們是主張‘以黨治國’為救中國的唯一出路”,“我國民黨是負責的政黨,所以我們不許共產黨混雜在里面,……我們‘以黨治國’的主張,自有苦心精義。”

(5)《古今史疑大全》 這是影射顧頡剛的《古史辨》而虛擬的書名。一九二六年六月,顧頡剛出版了《古史辨》第一冊,內收他自己和胡適等人所作討論中國古史的文字及往來信札;書前有他的一篇自序,詳述其身世、環境、求學經過與治學方法等等,長達一○三頁,就像是他的自傳。書中各篇,往往以主觀武斷的態度對待古代的史實和人物。

(6)《玉堂春》 敘述妓女蘇三(玉堂春)遭遇的故事。最早見于《警世通言·玉堂春落難逢夫》,以后被改編為彈詞、京戲、評劇、電影等等。按白璧德文藝思想的追隨者梁實秋在論盧梭關于女子教育的意見時,曾說男女“人格”有差別,“正當的女子教育應該是使女子成為完全的女子”。(參看本書《盧梭和胃口》)這里是說,像玉堂春那樣被踐踏的女性,應該是最符合梁實秋的理論的所謂“完全的女子”。

(7)中國的法斯德 大概是指高長虹。法斯德即德國作家歌德詩劇《浮士德》中的主角浮士德,是歐洲傳說中的一個冒險人物。高長虹在《1925北京出版界形勢指掌圖》內曾說:“魯迅則常說郭沫若驕傲,我則說他的態度才能倒都好,頗有類似歌德的樣子。”又說:“聽一個朋友說,……郭沫若醉后寫了一副對聯給周作人,意思是什么成文豪置房產之類”。文中所說“同情”也是高長虹的話,參看本卷第499頁注(2)。按高長虹說魯迅“常說郭沫若驕傲”,完全出于“捏造”,參看《兩地書·七三》。又所說郭沫若寫對聯給周作人,亦無其事。

(8)關于束胸受罰,參看本卷第469頁注(6)。

(9)指馬寅初。作者在《兩地書·五八》中說:“馬寅初博士到廈門來演說,所謂‘北大同人’,正在發昏章第十一,排班歡迎。我固然是‘北大同人’之一,也非不知銀行之可以發財,然而于‘銅子換毛線,毛錢換大洋’學說,實在沒有什么趣味,所以都不加入。”

(10)指吳稚暉。他在國民黨“清黨”前后,常常發表這種反革命言論。這一句迭見于他在一九二七年五月、七月給汪精衛的信中。按廣州報紙曾稱吳稚暉為“革命文學家”。參看本書《革命文學》一文。

(11)《現代評論》為了擴大銷路,曾在該刊“特別增刊”第一號(一九二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刊登“《現代評論》代售處”一表,分“京內”、“京外”、“國外”三欄,詳列代售處一百多處,其中有百貨店、藥店、實業公司、同善社等等。

(12)這是對于自稱無政府主義者的國民黨政客吳稚暉的諷刺。

參看本卷第459頁注(16)。安那其主義,英語 Anarchism 的音譯,即無政府主義。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广东26选5中奖规则